HOME | SITEMAP | CONTACT US   
 
   
 


Click here for more Hymns

Music: On | Off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Remember Me



Forgot Password?










引导信息

Title: 主日周刊
                Date: 13 September 2020
Description: 1. 圣道在中国(二) 2. 回想主恩(张连清弟兄)

长老委员会的话~ 


各位主内肢体: 
 
圣道在中国(二) 


      中国采用印刷技术比欧洲早 500  年,在耶稣基督降世 200 年后就开始印制儒家典籍。早在公元 700 – 800 年之间,中国就有了木板凸字印刷板术。这是上帝的预备,使到圣经可以流传到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大国。自从第一本中文圣经在 1814 年开始卖出,过了 120 年间,已总共有 2 亿多本圣经流传在中国及周围国家之中,有不少中国人买了圣经来阅读和研究。 


      在初期时在中国的圣经销量较少,可是在庚子拳乱之后大量卖出,从那时开始,每年平均有上百万本圣经被卖出去。 


      在 1929 年到 1933 年的五年间,每年平均销量超过 1 千 1 百万本,当时的中国人並不是安居乐业,而是经过土匪之祸,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宋美龄的父亲是美以美会(卫理公会)的一位牧师,从事印刷圣经工作。

 
      从马礼逊来华传福音到公元 2000 年,已有二亿二千五百万本圣经在中国流传,至於圣经的流传所带来的智慧和福分更是难以计算。有句非洲谚语这样说:『你可以说出一棵树上有多少苹果,但你不能说出一个苹果可以长出多少棵树来。』一本书(尤其是圣书)能卖出那么多本,绝对没有可能对社会国家完全没有影响的。

 
      一些传道人曾经怀疑圣经会不会有家喻户晓的那一日,现在已经有可能了。在英国, “福音真理” 就是 “真实准确” 的意思。中国新文化思想运动的其中一样成就就是以白话文取代文言文作为文学的媒介。在 1921 或 1922 年间,国立北京大学周作人教授发表了他论《圣书与中国文学》的一篇演讲。他
第一次指出圣经白话文笔法的优美。这篇讲词后来曾经在《小说月报》上发表过。


      将圣经翻译成日常用的言语,有助于引发大众阅读的兴趣。虽然归主的中国人是少数的群众,可是却能逐渐影响多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圣经的阅读肯定与识字率的提高有关系。当时中国大陆还有许多文盲。


      一个来自中国北部的传道人记载:“我很高兴的说,这里的教会是一家爱好阅读的教会,而且我大可以说:福音的无数祝福之一,便是让人渴慕读
书。多年来,我曾详细记录多少人在成为基督徒时能够阅读。在查考历年洗礼名册时,我发现那些在出入教时尚是文盲的信徒,最少有九成的人在接受洗礼时已经学会了识字,而且他们都是自愿去作的。倘若他们仍陷在迷信之中,则差不多肯定,没有多少人会学懂阅读。” 


      有一个传道人司徒比(J. Stobie)牧师提到了在中国常见的景象。他在东北省分满洲地区旅行时,探访了一个穷困地方的基督徒:“在主日清晨五时,我被一些声音弄醒了,原来是有人在背诵登山宝训。我从坑上往外观看,见有几个男女在诵读福音书,手中仅持点燃的松枝以获取微弱的光亮。这种奇景而有趣的情景,让人不禁想起圣经中的一段话:“井啊,涌上水来!你们要向这井歌唱。这井是首领和民中的尊贵人用圭用杖所挖所掘。”(民数记 21:17-
18)对这群人来说,神的话语正像诗人所言,如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当第一本中文新约圣经出版时,圣经是被禁止阅读和;流传的,而且恐怕连累印刷商,大量印版具被销毁。可见当时的时势对圣经流传不利。


注: “白话” 就是 “平白的语言” ,以相对于古典语言, “国语” 就是 “国家的语言” ,以相对于地方方言。文言文原是古人口语的摘要,在先秦时代已经出
现。唐宋以后,文言文与口语的距离越来越近,以致接近口语的白话文书面语逐渐兴起。官话是指北京话,晚清政府推行把北京话作为汉民族共同语言的运动,就是以现在的北京话(白话)达到 “言文一致” 和 “国语统一” 的结
果。官话就是国语。(待续)

 


回想主恩(张连清弟兄)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天亡, 反得永生。”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话时, 根本不知道其意是如何,也不清楚神为什么要他的独子为世人做什么。就这样带着疑感一天天的过去。 


      记得妈妈将福音传给我时是一九八四年, 妈妈对我说这位神真好, 医治疾病,保守平安, 担当我们的苦难。让我看圣经,读圣经。我却只有应答没有行动。但这件事始终在我心里推不出去。在妈妈的在催促下, 有一天独自走进了教会去, 要听听教会里在讲什么。

 
      记得那天是开蒙恩得救见证会, 有个姊妹做见证, 讲述她们各自得救后的蒙恩经历。听后对我触动很大, 我便把这事跟妈妈说了,妈妈听后笑对我说, 信主的人都有很多见证, 只是你才听到,便覚希奇。就这样我一有时间便去教会听
讲圣经, 一直到 2003 年 7 月 18 日我接受主做我的救主及受洗,才走上叫我一生追求不尽的水远生命的道路。 


      初信主是个好奇, 不懂为什么要信, 和要追求的是什么。在聚会中都是困 ,聚会就睡觉。这件事困扰我很久, 不能自拔, 根本不知道聚会在讲些什么, 就这样混日子又过好长时间。由于社会环境的变化, 我需要重新选择我的职业来维护家庭生活, 这使我陷入极其苦闷与黑暗中。话来了, 光来了。主耶穌说,祂是光,是生命, 是道路, 是真理,是活水的泉源, 是赐生命的粮。 


      这时候的我是行在黑暗中, 急需光来照, 来引路。一天在聚会中一首赞美诗歌深深感动着我, 使我不禁流泪 "主啊, 我今来, 我今来就主, 求主宝血洗净我,洗净一切罪污。。。唱着一流泪, 流泪还在唱着! 当时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句话此时无效了, 使我陷入深思。聚会结束时我觉得当时陷在沉闷的, 忧愁下的我心情特别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这一天这首诗歌一直在我心里回味着。一天再去教会时我觉悟到, 我是个罪人, 是个满了污秽的罪人!我真需要来就主, 需要祂来拯
救我,我的救主!这样, 我开始了对主的寻求生活。 


      2004 年去国外工作, 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教会。一切都是神给我预备, 在国外工作的前三个月没有找到教会, 心里很迷茫。这位爱的神知道我的心情, 祂在我搬到新居住区带领我走进了教会, 我又感到神家的爱和温暖。主看顾带领我在这间教会五年时间来过信靠生活和操练。主的爱是长, 阔, 高, 深的!主藉着牧师和长老及弟兄姊妹,在五年的时间里对我在生活上关心、关爱, 在生命上扶持喂养, 使我逐渐的爱教会, 爱主, 愛弟兄姊妹们。在牧师和弟兄姐妹们的爱的服事中,使我有负担向人传福。 一有机会就邀约朋友们去教会参加我们的聚会, 使他们感受主耶穌在我们中间爱我们每一个人, 使他们感觉到在神家里的是那么真实, 那么实际。他们先后有四人归向主耶穌, 成为我们的弟兄姊妹, 成为基督身体上的肢体。

 
      他(她)们的得救,使我快乐,我信主更喜悦、满足。主给我们的托付就是叫我们去走向人群, 使更多的罪人进入 "父, 子, 圣灵的名里”。

 
神的仆人

李金雄牧师



[ Back ]
 

Copyright © 2020 Calvary Jaya Bible-Presbyterian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