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SITEMAP | CONTACT U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Remember Me



Forgot Password?










引导信息

Title: 主日周刊
                Date: 30 May 2021
Description: 福音流传到中国(II)

娓娓道来~

各位主内肢体:

 

福音流传到中国(II)

元朝(十一代,主后 1217-1368 年)

    元朝是由蒙古族统治中原,长达 109 年之久,“也里可温” 是元朝对景教(聂斯托利宗派)与天主教的一种总称。意思是 “奉福音的人” 1300 年,中国已有三万景教徒,元朝政府专门设定了一个名为 “崇福司” 的机构,对他们的宗教事务进行处理。

    11 世纪初期,蒙古北部的游牧民族克烈部接受了景教的信息。过后克烈部与成吉思汗的家族通婚,于是景教传入了成吉思汗的家族。成吉思汗的孙媳妇别吉太后(就是忽必烈汗的母亲),原是一位景教徒,也是克烈部公主。成吉思汗的大臣镇海也是克烈部出身的景教徒。

    13 世纪初期,蒙古的铁木真统一蒙古各部族称雄,1206 年被推为大汗,建立蒙古汗国,称为成吉思汗。定都和林。1211 年 -1215 年,成吉思汗两次向中国内地的金国进攻,直到黄河北岸,并占领了中都(就是今天的北京)。1260 年,忽必烈继承王位,1264 年迁都到中都,改称大都。1271 年定国号为元,八年后把宋朝消灭,统一金国。

    大都成为金国文化贸易中心,本来差点被灭绝的景教在元朝时复兴。当时蒙古人对各种宗教都宽容。因为皇族中有景教徒,高官中也有景教徒,景教徒有许多特权如不服兵役,不纳赋税,得到政府资助建教堂,大都里景教人数众多。可惜的是景教领袖没有看到向基层人士传道教导圣经真理的需要,他们看重的是华丽的教堂,有十字架和像。以后蒙古元朝没了,景教也消失了,当时一般基层人民都是信佛的,罗马书 1:14-17 “无论是希腊人、化外人、聪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们的债,所以情愿尽我的力量,将福音也传给你们在罗马的人。 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 教会所当依靠的应该是又真又活的救主耶稣基督,而不是在政治上有权势的人。当时的景教徒当中有多少人是为了自家物质上的好处而入教呢?只有无所不知的神才晓得。

    与此同时,在成吉思汗向中原扩张势力,也向西方扩大境界,所向无敌,攻无不破,令整个欧洲吃惊。当时的罗马教皇与欧洲封建统治者正为十字军东征之事弄得焦头烂额,自己认为抵挡不住蒙古人铁骑的攻势。又听到蒙古人有人信基督教,决定派遣传教士出使蒙古国,使蒙古人冷静下来不攻打他们。传教士被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1243-1254 年任教皇)差派,带着政治及家教的任务,蒙古人王族对这使者是和气宽容的,虽然表明自己持守传统蒙古多神信仰,却表示欢迎他们到来。

    有名的意大利生意人和旅行家波罗兄弟,就是马可波罗(MARCO POLO)的父亲和叔叔,在 1266 年到访忽必烈的王室。忽必烈很欢迎波罗兄弟的来到,也对他们的信仰很有兴趣。他写了一封信给教皇,要求派出 100 位宣教士到中国。1275 年,天主教会差派两位宣教士和马可波罗和叔叔一起到蒙古。可是这两位宣教士因半路遇战事而回去欧洲。马可波罗在中国生活了十七年,当过元朝的官,游玩了中国的许多地方。他在 1295 年返回威尼斯,因战争被捉入监牢,在牢房中讲述了在中国的生活见闻,由难友罗斯底加诺(Rusticano)记录成【马可波罗行记】,让中古时代的欧洲对中国有更深入的认识,成为名著。

    1294 年,约翰.蒙高维诺奉教皇的差派,来到大都传教,受到元成宗的欢迎。他在大都建起三座天主教堂,1305 年为六千人施洗。元朝期间,景教及天主教虽然表面兴旺一时,但只在蒙古人,西域人和在中国居留的外国人当中传播,在本地的汉人一般群众当中没有扎根。所以当蒙古元朝没落了,在明朝时代也随风而去。

 

明朝(十七代,1368-1644 年)

    十五世纪末期,西方的海上探险愈来愈完善,东西航道慢慢开通,到了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及宗教改革运动,都为海外宣教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明朝对外国人采取闭关政策。明太祖朱元璋年少时当过和尚。因贫困讨饭被当时的知识分子轻看及不礼对待而耿耿於怀,当权了对他人都有不信任的态度。还好他的皇后马氏是个有智慧的贤内助约束他性情,要不然更多人会被他无故处罚或处死。

    天主教耶稣会想在明朝时进入中国宣教,不过明朝是采取海禁政策,不欢迎外人入境,更不用谈宣教了。中国领土非常大,文化深厚,资源足够,按一般没有出过国见识的人的想法,中国是不需要与外国人来往的。而且中国人有不少知识分子也自满,看不起其他国家的人。这样的心态也为以后的中国带来灾难性的影响。蒙古人虽然在文化的发展比不上汉人,但是元朝王室的友善对待外国人的态度是以后的王朝当效法的。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

    若有人偷渡进中国,必会遭到逮捕,被赶出境。因此天主教耶稣会的人曾而对中国边界的石头发出沉痛的叹息,说:“石头呀石头!何时才能裂开呢!”

    1582 年,耶稣会的另一个会士利玛窦(Matteo Ricci)来到澳门,他为进入中国宣教做基本功夫:了解中国的民情,学讲中国话。1583 年与另一个同工罗明坚(Michele Ruggieri)来到广东肇庆拜见知府王沬,並得到一块土地建造一栋三层楼房,中层用来礼拜,由知府王沬题匾 “仙花寺” 。

    利玛窦到中国就活得像当地人,他放下了西方生活方式,自称西僧改穿和尚装扮。希望吸引本地人来。其实这样做是过头了,他可以穿中国人服装,但没必要穿和尚服,恐怕,令人误会传道者的身份是和尚!后来利玛窦开始留须蓄发,穿丝绸服,改称西儒(就是西方的读书斯文人)。他学识渊博,一方面向中国人介绍西方科技知识,并和当地士绅来往,交游广阔,向人展示自己绘制的世界地图和各式天文仪器,建立友谊。

    经过 17 年的用心努力,他终于在 1600 年 3 月到北京与明神宗(万历帝)会面,神宗皇帝见到这西儒和他的贡物(包括自鸣钟,大西洋琴,珍珠镶嵌十字架,万国地图,沙刻漏等)非常欢喜。过后就允许他定居北京,利玛窦就开始他的宣教活动。过后带领了明朝官员徐光开启,李之藻和扬廷筠加入天主教会。以上的官员是政治家和科学家,在此时有很大影响力。可惜的是天主教的福音与圣经的不同。以弗所 2:8-10 “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待续)

 

 

儆醒等候主再临

李金雄牧师



[ Back ]
 

Copyright © 2021 Calvary Jaya Bible-Presbyterian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